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憨山老人梦游集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六

作者:通炯发表于:2019-06-25 18:05:22

金刚经金刚经全文金刚经读诵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六

  颂

  佛祖机缘(三十则)

  释迦牟尼世尊初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吾独尊。后云门云。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琅玡觉云。可谓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颂曰。

  才出头来便著忙。虚开大口说行藏。只知要吐心中事。番惹旁人说短长。

  世尊因调达谤佛。生身陷地狱。佛敕阿难传问云。汝在地狱中安否。云我虽在地狱。如三禅天乐。佛又令阿难传问。你还求出否。云我待世尊来便出。阿难云。佛是三界大师。岂有入地狱分。云佛既无入地狱分。我岂有出地狱分。颂曰。

  地狱天堂有甚差。受恩深处便为家。人生适意即为乐。何用闲情检点他。

  世尊因黑齿梵志运神力。以左右手。擎来合欢梧桐树两株。至灵山献佛。佛云。梵志。志应诺。佛云。放下著。志放下左手一株。佛又云。放下著。志放下右手一株。佛又云。放下著。志云。我两手尽空。未审更放下个甚么。佛云。吾非教汝放下其华。汝当放下内六根。外六尘。中六识。无一可舍。是汝免生死处。志忽然大悟。颂曰。

  擎来平地起干戈。放下教伊没奈何。直到水穷山尽处。纵无一物也嫌多。

  世尊昔至多子塔前。命摩诃迦叶分座令坐。以僧伽黎围之。遂告云。吾有正法眼藏。密付与汝。汝当护持。传授将来。勿令断绝。颂曰。

  分明大地露堂堂。一片袈裟岂盖藏。才说密时原不密。舌头遍地太郎当。

  文殊师利。在灵山会上诸佛集处。见一女子近佛座入于三昧。文殊白佛。云何此女得近佛坐。佛云。汝但觉此女。令从三昧起。汝自问之。文殊绕女子三匝。鸣指一下。乃至托上梵天。尽其神力而不能出。佛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女定不得。下方过四十二恒河沙国土。有罔明菩萨能出此女定。须臾罔明至佛所。佛敕出此女定。罔明即于女子前。鸣指一下。女子于是从定而出。颂曰。

  佛前女子路头差。不是文殊力不加。纵有拿龙捉虎手。无如打鼓弄琵琶。

  达摩初至金陵见武帝。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谛。摩云。廓然无圣。帝云。对朕者谁摩云。不识。帝不契。遂折芦渡江。至少室面壁九年。颂曰。

  远来一片热心肠。只道他乡是故乡。岂料相逢不相识。掉头冷坐最凄凉。

  二祖至少林。参承达摩。立雪断臂。问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摩曰。诸佛法印。不从人得。祖曰。我心未安。乞师安心。摩曰。将心来与汝安。祖云。觅心了不可得。摩云。与汝安心竟。祖于是悟入。颂曰。

  齐腰大雪臂摧残。特地将心强要安。借尔拳头筑尔嘴。何曾添上一毫端。

  六祖大师参黄梅。五祖著入碓房舂米。一日因五祖索偈。欲付衣法。师书偈于壁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祖默识之。夜呼入室。密示心宗法眼。传付衣钵。令渡江南归曹溪。颂曰。

  碓头柴斧有何差。又向晴空眼见华。刚道本来无一物。如何又拾破袈裟。

  未到黄梅早已知。三更入室又何为。只将衣钵为奇货。引得儿孙个个痴。

  南阳忠国师。一日唤侍者。者应诺。如是三召。皆应诺。师曰。将谓吾辜负汝。却是汝辜负吾。颂曰。

  三呼三应太分明。辜负何曾有重轻。试向未呼前勘破。长风日夜吼松声。

  南岳让禅师初参六祖。祖问甚处来。师曰。嵩山来。祖曰。什么物。恁么来。师曰。说似一物即不中。祖曰。还可修证否。师曰。修证即不无。染污即不得。祖曰。即此不染污。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颂曰。

  远来意气甚扬扬。问著何如雪上霜。早向太阳门下立。何须拨火更浇汤。

  马师一日升堂。百丈收却面前席。祖便下座。颂曰。

  大将登坛八面风。卷旗息鼓四垒空。太平气象清如许。方见王师大战功。

  马师不安。院主问和尚近日尊候如何。祖曰。日面佛。月面佛。颂曰。

  病在膏肓不可医。闭门暗地自寻思。傍人不解难禁处。才问如何已失时。

  赵州因僧游五台。问一婆子曰。台山路。向甚么处去。婆云。蓦直去。僧便去。婆曰。好个阿师。又恁么去也。后有僧举似师。师曰。待我去勘过。明日师便去。问台山路向甚么处去。婆曰。蓦直去。师便去。婆曰。好个阿师。又恁么去也。师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为汝勘破了也。颂曰。

  斜阳芳草正萋萋。漫把王孙去路迷。多少迷中留宿客。五更梦破一声鸡。

  赵州问新到。曾到此闲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诺。师曰。吃茶去。颂曰。

  赵州一味澹生涯。但是相逢请吃茶。若问梅花探春色。一枝墙外过邻家。

  远来经涉路迢遥。垒块填胸气正骄。不用灵丹并妙药。只须一碗热汤浇。

  赵州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颂曰。

  大千经卷剖微尘。腊尽阳回大地春。拈出庭前柏树子。西来祖意又重新。

  南泉因东西两堂。各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即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草鞋。安头上而出。师曰。汝适来若在。即救得猫儿也。颂曰。

  太阿出匣绝无情。触著须教断死生。偶遇白牯夸好手。却将驴粪换双睛。

  睦州示众云。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颂曰。

  长江无际渺风波。一任轻帆带雨过。到岸回头看白浪。愁心转比在船多。

  德山一日饭迟。托钵下堂。时雪峰作饭头。见便云。这老汉。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么处去。师便归方丈。峰举似岩头。头云。大小德山。不会末后句。师闻。令侍者唤来。问汝不肯老僧那。头密启其意。师乃休去。至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头至僧堂前。抚掌大笑曰。且喜老汉会末后句。虽然如是。只得三年。果三年而没。颂曰。

  闲看师子漫调儿。顾欠频呻力尽施。触著翻身聊一掷。低头归去令全提。末后句。莫狐疑。自在游行更让谁。万古长空风月在。三年未必是归期。

  德山因廓侍者。问从上诸圣向甚么去。师曰。作么作么。廓曰。敕点飞龙马。跛鳖出头来。师休去。明日师浴出。廓过茶与师。师抚廓背曰。昨日公案作么生。廓曰。这老汉。今日方始瞥。师又休去。颂曰。

  惯战深藏陷虎机。穷追焉敢犯重围。纵然保得全身去。折尽旗枪已丧威。

  马祖与百丈西堂南泉玩月次。祖曰。正与么时如何。丈曰。正好修行。堂曰。正好供养。泉拂袖便行。祖曰。经入藏。禅归海。唯有善愿。独超物外。颂曰。

  月到中秋分外明。几家歌管不停声。渔翁归去芦花宿。睡熟江天梦不成。

  长沙因张拙秀才。看千佛名经。问曰。百千诸佛。但见其名。未审居何国土。还化物也无。师曰。黄鹤楼崔颢题后。秀才还曾题也未。曰未曾。师曰。得闲题取一篇。颂曰。

  黄鹤楼前江水深。风波日夜吼雷音。百千诸佛同摇舌。觌面何劳别处寻。

  夹山参船子。才见便问大德住甚么寺。山曰。寺即不住。住即不似。子曰。不似。似个甚么。山曰。不是目前法。师曰。甚么处得来。山曰。非耳目之所到。师曰。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师又曰。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山拟开口。被师一桡打落水中。山才上船。师又曰。道。道。山拟开口。师便打。山豁然大悟。乃点头三下。师曰。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山遂问抛纶罢钓时如何。师曰。丝悬渌水。浮定有无之意。山曰。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师曰。钓尽江波。锦鳞始遇。山乃掩耳。师曰。如是如是。颂曰。

  兰桡独倚把关津。钩线闲垂钓锦鳞。偶遇狞龙才一撞。滔天浪里解翻身。

  赵州因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颂曰。

  长江一望渺寒烟。极目中流思惘然。可惜夜深明月下。更无人问渡头船。

  赵州因僧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师曰。老僧在青州。做领布衫重七斤。颂曰。

  路到悬崖没处行。转身一步脚头轻。要寻挂角羚羊迹。有眼饶君亦似盲。

  雪峰因三圣问透网金鳞。未审以何为食。师曰。待汝出网来向汝道。圣曰。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师曰。老僧住持事繁。颂曰。

  扁舟使尽一帆风。到岸何劳又转篷。若问渔翁何处宿。放歌归去月明中。

  僧问云门。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门云。须弥山。颂曰。

  天寒霜落月沉西。清夜迢迢鹤梦迷。海底日轮红似火。行人犹听五更鸡。

  云门上堂。光不透脱。有两般病。一切处不明。面前有物是一。又透得一切法空。隐隐地。似有个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脱。又法身亦有两般病。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己见犹存。坐在法身边是一。直饶透得法身去。放过即不可。仔细检点将来。有甚么气息。亦是病。颂曰。

  天街华月影珊珊。沉醉东风独倚栏。朝罢九重人静后。六宫犹整尚衣冠。

  鲁祖寻常见僧来便面壁。南泉闻云。我寻常向师僧道。佛未出世时会取。尚不得一个半个。他恁么驴年去。颂曰。

  寒岩雪压一枝梅。无限春光不放开。却被东风轻漏泄。暗香吹入梦中来。

  沩山示众云。老僧百年后。向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左胁下书五字。曰沩山僧某甲。此时若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唤作甚么即得。颂曰。

  马腹驴胎佛祖家。大人行处路途赊。牯牛若较沩山老。头角峥嵘更让他。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佛。门云。干屎橛。颂曰。

  山河国土露堂堂。瓦砾丛林总放光。若使一尘当面立。恒沙诸佛尽遮藏。

  金刚经颂(十八首)

  世尊著衣持钵空生叹希有

  著衣持钵只如斯。饭食经行有甚奇。何故空生叹希有。令人特地更生疑。

  应如是住

  穷途白眼正凄惶。忽漫相逢大歇场。放下便为安乐地。何须忉怛费商量。

  如是降伏其心

  壁闲灯影弄孩儿。黑夜翻疑有鬼随。试到天明亲看破。许多惊喜向谁提。

  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夜来梦到鬼门关。无数罗叉拥铁山。唱罢寒鸡天大晓。回头一笑破愁颜。

  不住于相

  乾闼婆城落镜中。楼台殿阁满虚空。但看无数登临客。倚槛披襟送去鸿。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鸟迹鱼踪莫浪寻。电光石火岂容心。时人但听春禽噪。谁信频伽鷇里音。

  无我人众生寿者

  傀儡登坛待鼓锣。大家相聚听高歌。不知线索经谁手。线断羞惭最懡[怡-台+罗]。

  四果不作是念

  长途客店暂招商。一宿休闲岂久长。夜梦忽登兜率界。回头空费好思量。

  燃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少携书剑走他乡。主意将来赴选场。偶向街头遇占卜。报言当作状元郎。

  持四句偈其福甚多

  年年鬼祟请神巫。送退还来作秽污。太上老君如律令。诸邪从此一齐驱。

  须菩提感激流涕

  心头痛处有谁知。国丧家亡说向谁。回首故乡消息断。不堪重听雁声悲。

  歌利王割截身体

  穆王心爱偃师人。歌笑欢娱当是真。一怒顿教支解后。始知胶漆合成身。

  一念信心即得菩提

  莫道夷门荐狗屠。一言然诺许金躯。提锤直入中军帐。夺得将军肘后符。

  三心不可得

  寒空落落雁孤征。望眼昏迷里数生。自是本来踪迹断。劝君不必计途程。

  无法可说

  幻戏场中伎俩多。歌声不断舞婆娑。可怜观者增悲喜。曾见其中一线么。

  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画工随意写形容。状貌衣冠各不同。好丑任他分别尽。到头不是主人公。

  凡夫者如来说则非凡夫

  贵贱原无定准程。从来白屋出公卿。一蒙天子亲宣诏。便是当场第一名。

  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梦向华胥国里游。到时欢喜转时愁。一声鸡唱霜天晓。枕上空华落两眸。

  净土十六妙观颂

  第一日观。观落日如悬鼓

  白日西沉寄所思。夕阳尽处有心知。一从别后无消息。自此常如见面时。

  第二水观。观大水澄清。凝冰映彻。作琉璃想

  清凉心地碧澄澄。莹彻犹如水结冰。一片琉璃光洁地。休教埋没老胡僧。

  第三地观。观冰琉璃。成就地想

  游心何处可经行。宝地琉璃一掌平。未动脚跟前一步。看来原不涉途程。

  第四树观。观琉璃地上。作宝树想

  行树重重七宝林。目前罗列气阴森。花含无量摩尼聚。风动常宣妙法音。

  第五池观。观七宝池中。有八功德水想

  如意珠王出涌泉。水含八德注花闲。金刚池底金沙布。念念心开七宝莲。

  第六总观。作宝楼阁想

  宝严楼阁影重重。无量诸天集此中。不鼓自鸣天乐动。法音盈耳乐无穷。

  第七座观。观七宝莲华中。含金刚台想

  七宝华含七宝台。摩尼华蕊结胞胎。随心一片光明藏。自身金容出现来。

  第八像观。观一佛二菩萨想

  相好光明水月身。恰如亡子见慈亲。从今一识娘生面。不作悠悠行路人。

  第九佛观。观佛相好想

  毫若须弥目若莲。重重相好总无边。通身毛孔光明聚。照彻三千及大千。

  第十观音观。作大士形像。佛立顶冠想

  长大无边大士身。顶光化佛等微尘。细看毛孔含生土。触目分明是故人。

  第十一势至观。作端坐。手执莲花想

  光明色相总非差。顶上天冠百宝华。华里净含诸佛土。不知谁是主人家。

  第十二普观。作自身往生莲华开合想

  心想莲华量若空。托身深处密难通。光明照破华开后。醒眼依然似梦中。

  第十三杂观。作佛大小不定身想

  百川月落影参差。来去随人任所之。只道两头分二路。谁知动处不曾移。

  第十四。上三品观

  心想遥登兜率宫。庄严妙丽境重重。亲闻弥勒谈真谛。只恐相逢是梦中。

  第十五。中三品观

  天子求才选孝廉。乡评大小共称贤。一朝特地登金殿。白屋公卿岂偶然。

  第十六。下三品观

  剑树刀山在目前。回光一照变金莲。椎埋拜将英雄事。始信为官不是钱。

  本住法颂寿黄檗山无念禅师八十(有引)

  上御宇之三年。癸亥仲春。二月十有七日。乃黄檗山无念禅师四百八十甲子之辰也。惟师少志向上。早悟自心。开顶门之正眼。竖无畏之高幢。法门归重。衲子趋风。莫不指归第一义。令入自信之地。诚末法之津梁。长夜之慧炬也。宗门寥落。赖师独振其家声。不慧虽未承颜。而心光相照。不隔一毫。以法忘情。无彼我相。为日久矣。嗟今老矣。愧不能一接麈尾。以结法喜之缘耳。今幸值师示生之辰。十方宰官居士缁白众等。各持供养而兴庆赞。不慧闻而欢喜。私谓悟无生者。离寿者相。非四相之可迁。安可以世谛而拟之耶。乃说本住法颂。敬遣侍者。遥持香花。用申赞叹。是以滴水而称大海。以一隙而睹太虚。非敢尽其涯量。聊见微忱。以法供养之意耳。而说颂曰。

  诸法自性常寂灭。湛然不动如虚空。世界森罗及万象。唯此一法之所印。佛未出世祖未来。此本住法无欠阙。草芥尘毛体自全。白牯黧奴亦知有。何况众生各具足。而与诸佛性平等。平等自性无生灭。又岂四相之可迁。不来不去无始终。是故名为本住法。若人悟此体如如。一超顿绝凡圣见。正眼开时生死空。迷悟两关当下辟。已过关者掉臂行。独蹈大方无滞碍。犹如师子自在游。非是野干可随逐。揭开五蕴封蔀茅。露地披襟坦然坐。是名无畏解脱人。从此常依本法住。唯师了此本住法。独踞黄檗最高峰。巍巍不动若须弥。万象森罗齐额手。日月游行若电光。世界山河镜中影。良以心空身亦空。混融万法无起灭。是故一尘与空合。即与虚空共一体。一切微尘亦复然。身与微尘等无二。身尘既入法界空。自性体与虚空等。此空即是本住法。入此法者寿无量。空中世界任起灭。一切圣凡从去来。是法不动相常住。此是大地众生寿。众生既与诸佛同。吾师岂与众生别。但愿吾师常化生。证入众生无量寿。

  箴

  座右箴示黄生

  欲不可纵。志不可荡。性不可僻。心不可放。身不可逸。学不可浪。理不可蔽。思不可妄。勿佚豫而外驰。勿嗜好而内丧。恬憺自居。百骸无恙。不为物诱。其神自王。

  定志箴示江生

  勿汩汩于物欲。勿郁郁于乱想。勿矫矫于浮云。勿逐逐于世网。宜定志以素居。冀凝神而静养。藜藿澹以自茹。山水清而独赏。披玄易以穷化。览春秋而鉴往。诵南华以销忧。叩西坟而破障。观世态若阳焰。听是非如谷响。视众物如虫臂。看此身如鼠壤。富贵于我何求。得失于人翻掌。明明在前。昭昭在上。不妄不虞。何惚何恍。形似木鸡。心如象罔。孔子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此之谓善长。

  我箴

  一切爱憎。皆由我障。我障若空。光明无量。逐境心生。随情动念。心境两忘。物我无辨。物无妍丑。由我是非。我心不起。彼物何为。动静等观。贵贱一视。凡圣齐平。名不思议。

  身箴

  敬咨尔身。尔何为者。四大合成。内外虚假。聚沫芭蕉。尘埃野马。众苦稠林。生死旷野。昧之者多。识之者寡。一息不来。赘疣土苴。

  心箴

  尔胡为心。恍惚杳冥。为物之则。为人之灵。昭昭不昧。耿耿常惺。善恶之府。贤圣之庭。无为欲蔽。勿使妄萦。恬憺寂寞。其神自宁。

  性箴

  尔体圆明。尔形精奥。不动不迁。无相无貌。如水之湿。如火之燥。万化不移。名言不到。去住来今。闲忙静躁。卓尔独存。是名真道。

  命箴

  咨尔何从。实唯天顾。寿夭穷通。听其所遇。不忮不求。无怨无恶。鹑居鷇食。龙云豹雾。信乎尔神。浮沉有数。安以俟之。无容外慕。

  铭

  母子铭(并序)

  清因弘法致难。上干圣天子怒。声若雷霆。私念老母。闻之必惊绝矣。乃蒙恩宥不死。遣戍雷阳。道经故乡。迎老母于江上。一见欢喜谈笑。音声清亮。胸中略无纤毫滞念。因问老母。闻儿死生之际。岂不忧乎。乃曰。死生分定耳。我尚不忧。何忧于汝。但人言参差。于事无决定见。为疑念耳。相与侍坐。达旦即作永诀。老母嘱曰。汝善以道自爱。无为我忧。今亦与汝长别矣。欣然就道。了不相顾。余因感天下之为母有如此者。岂不顿尽死生之情乎。乃为之铭曰。

  母子之情。磁石引针。天然妙性。本自圆成。我见我母。如木出火。木已被焚。火原无我。生而不恋。死若不知。始见我身。是石女儿。

  澄心铭示丁右武

  真性湛渊。如澄止水。僧爱击之。烦恼浪起。起之不休。自性浑浊。烦恼无明。愈增不觉。以我取彼。如泥入水。以彼动我。如膏益火。彼乱我真。乱实我生。我若不生。劫烧成冰。是故至人。先空我相。我相若空。彼从何障。忘我之功。在乎坚忍。习气才发。忽然猛省。省处即觉一念回光。扫踪绝迹。当下清凉。清凉寂静。挺然独立。恬澹怡神。物无与敌。

  观心铭

  观身非身。镜像水月。观心无相。光明皎洁。一念不生。虚灵寂照。圆同太虚。具含众妙。不出不入。无状无貌。百千方便。总归一窍。不依形气。形气窒碍。莫认妄想。妄想生怪。谛观此心。空洞无物。瞥尔情生。便觉恍惚。急处回光。著力一照。云散晴空。白日朗耀。内心不起。外境不生。但凡有相。不是本真。念起即觉。觉即照破。境来便扫。扫即放过。善恶之境。随心转变。凡圣之形。应念而现。持咒观心。如磨镜药。尘垢若除。此亦不著。广大神通。自心全具。净土天宫。逍遥任意。不用求真。心本是佛。热处若生。生处自熟。二六时中。头头尽妙。触处不迷。是名心要。

  师心铭

  人性本大。超乎形器。直以有我。自生障蔽。习染浓厚。故为物累。问学不广。故多自是。见理不明。骄矜恃气。轻内重外。逐物丧志。嗜欲戕生。不知避忌。弃己忘真。孰称为智。达人虚怀。应缘无滞。与时逶迤。龙蛇玩世。得失靡惊。贵贱无预。恬憺怡神。省思寡虑。力其未能。谨其未至。学其无为。行其无事。听其无听。视其无视。返观内照。念念不住。诸妄消灭。精一无二。此乃至人。师心之秘。在我求之。恢有余地。不如是观。名为自弃。

  觉非铭

  万里之行。步步皆非。维人不觉。寸步不移。人生百岁。念念不住。昧者冒然。孰分新故。善恶迭迁。如环无端。莫知其极。谁使之然。使者不知。愈新愈迷。脚跟罔措。举足成疲。疲之既久。失其故有。变怪百出。不见其丑。以迷为觉。大地皆错。嫫母效颦。恬然自乐。霎时临镜。忽然猛省。但歇狂心。不劳施粉。天然秀媚。眉目清朗。本来面皮。毫发无爽。无论美恶。不须雕琢。只任现成。自然还朴。觉不觉是。不知知非。是非俱唾。万物齐归。

  梦觉铭

  善恶无端。一心返复。圣凡不隔。唯存梦觉。以觉入梦。颠倒滋重。以梦入觉。当下解脱。梦觉俱非。寂尔灵知。不生不灭。何虑何思。幻化百千。唯在一念。念起不觉。太虚闪电。烦恼不结。业即不生。爱憎坚固。实生死根。因果报应。捷如影响。根若不生。枝从何长。业有多种。以杀为先。好生恶死。彼此皆然。躯壳虽异。佛性是同。但平等观。杀念自空。心镜尘埋。习染既厚。以觉消磨。光明自透。渐磨渐落。念起即觉。觉至无生。心境空廓。妄想驰逐。究竟无益。谛审思维。死生迅疾。生死来往。大梦冥冥。但随业转。如不有生。有生不著。须从梦觉。醒眼看来。无绳自缚。念念回光。心心返照。但不随情。是名要妙。

  忘缘铭

  情有智愚。性无明昧。凡圣之分。实存向背。如臣事君。如子侍父。一念精真。不容顾伫。顾伫则移。移则造迷。迷之既久。其神日疲。不移即悟。悟则不顾。独立湛然。妙用常住。应缘若响。处世如空。逍遥物化。顿脱樊笼。不出不入。无去无来。空华世相。水月襟怀。

  观世铭

  四大幻身。本无一物。愚者执之。爱憎桎梏。妙圆觉心。弥满清净。妄想积迷。颠倒增病。渴鹿逐焰。愈逐愈渴。看破即休。始知是错。游戏神通。不离日用。贵贱好丑。任其搬弄。达人大观。洞然明白。离合悲欢。了不可得。六尘境界。如梦聚宝。无量贪求。一觉便了。音声色相。风月行空。于斯不著。岂是盲聋。以此处世。有何挂碍。身虽凡夫。名观自在。

  六根铭

  身为业媒。心为业种。从六情根。贪奔爱涌。眼流于色。失其真明。耳流于声。遗其本闻。舌非爽味。实多妄语。恣意纵情。识风内鼓。习发窍鸣。如簧有声。不知所自。听者震惊。出口入耳。爱憎斯起。声已消亡。祸方资始。如雷击粪。忽生毒菌。愚者食之。误伤其命。维鼻合身。同为一觉。总是浮尘。身多过恶。意乃枢机。波流毒海。为彼所漂。汩其真宰。是故世人。虽生不生。若能返观。各得精真。精真若复。六根无物。似云浮空。如响出谷。不被形拘。不为心碍。迥出情尘。超然自在。

  念佛三昧铭

  念佛念心。念心念佛。佛不外心。心不是物。自性光明。心心照烛。妄想潜踪。形骸空谷。净土不离目前。莲花常衬两足。何必待身后方生。即现前不出不入。此正是普光三昧。只在当人一嗾。

  正心铭

  心本光明。欲蔽故暗。天然之体。随情耗散。今欲正之。祛欲制情。一真既复。诸妄不生。

  诚意铭

  意乃妄根。乘虚日凿。密察其原。潜乎不觉。觉则不妄。妄息即真。至诚无息。其善乃敦。

  修身铭

  只体之欲。纵情之本。酒色之迷。陷身之阱。迷欲不返。身心不固。徒有此生。诚为虚度。

  齐家铭

  齐家之要。惟俭与勤。义礼若丰。澹薄自醇。勤俭传家。澹薄宁志。是乃圣贤。处世之秘。

  六妙铭(并引)

  雪峤山主。结庐双径之朝阳峰下。千峰如指。故颜曰千指。前峰紧抱。弯环如角。予名之曰麟角。且喻独也。庵前有池。俗呼洗砚。盖东坡尝三游兹山。特附讳乎。予易曰来月。古人喻道曰。池成月自来。池上有斋。予扁曰洗月。喻心境也。斋后有泉。味甘冽而醇。予题之曰。过乳。以昔圣言。劫初之水。味过于乳。以从金刚际来。今峰顶之水。其源必深。可喻道脉欲知本也。庵后有石。予名大歇。谓阿兰若。真修行处。为寂灭场。乃大休歇地也。此景天然。故题称六妙。而卷首书曰。六通四达。欲此境中人。老人随不为妙缚也。直须双夺。故曰通达耳。手而各为之铭。志不忘也。不作境会。不落言思。是在宾主自得耳。

  千指庵

  千峰卓立。直指此庵。此庵如空。了没遮阑。问庵中主。不出不入。有来参者。空中一咄。

  麟角峰

  群走奔腾。一麟自足。惟麟所重。在乎角独。片石如麟。万木若毛。可笑骑者。不动一毫。

  来月池

  月原不来。水亦不去。蓦尔相逢。不知其故。水底之天。池中之月。去来之相。了不可说。

  洗月斋

  月本无尘。水自清洁。从何处洗。求之不得。月堕水中。水涵月影。可惜观者。热梦未醒。

  过乳泉

  水中择乳。须是鹅王。此不须择。在乎善尝。不许入口。要先知味。惟知味者。饮之心醉。

  大歇石

  石不善走。为何要歇。歇之大者。为本寂灭。趺坐此中。不动不摇。吐广长舌。松风夜号。

  般若轩铭(并序)

  轩因阅此经以得名也。为吴门居士朱鹭王在公栖息所。鹭故奇士。在公举乡进士。为郡司马。唾轩冕。弃妻子。结隐于天目。无何复过双径。居此轩。阅般若经。大有省发。予自南岳来。以达大师末后因缘。得至此山。居士见而欢喜。执弟子业。予叹曰。非大力量。欣寂灭之乐者。何能顿脱尘累而至此耶因名朱曰大力。王曰大[金*(起-巳+戍)]。颜其轩曰般若。乃为铭以纪之。铭曰。

  咄哉此轩。光明透脱。内外洞然。了无缚著。六根门头。圆通虚豁。世出世闲。一齐抛却。此轩之味。恬憺寂漠。轩中主人。身心快乐。一切情尘。火聚太末。问此法门。名不可说。

  毗耶室铭(有序)

  居士管觉仙。生长吴门。早归三宝。不畜妻子。不治生产。唯结一室。颜曰毗耶。以延十方。以无法可说。但以香饭而作佛事。老人过其室。因请铭之。铭曰。

  毗耶离城。坚固绵密。虽居市[廓-享+墨]。而无尘迹。中有居士。独寝一室。门不通风。六窗虚寂。唯有十方。不时云集。有问法者。止是一默。香饭不请。随缘搏食。座不用借。露地为席。诸有屏空。一尘不立。身心两忘。世界齐掷。万累俱捐。诸缘顿息。在尘出尘。斯为第一。

  铁如意铭(并引)

  予别双径。雪峤山主。以铁如意并香奁为供。感而为铭。

  维此如意。代我心口。我不能谈。借尔善吼。尔言不无。我法非有。两者既离。一亦不守。唯法身香。与尔作耦。托此金刚。用垂不朽。

本文链接: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六

上一篇:佛教“恍然大悟”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法华三昧经全文

相关阅读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二十2019-06-25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二十序  净土指归序  净土指归。盖指修者。归于净土也。吾佛世尊。摄化...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二十七2019-06-25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二十七塔铭  径山达观可禅师塔铭  夫大地生死。颠瞑长夜。情关固闭。识...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二2019-06-25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二题跋  题坛经首示智境禅人  从上佛祖。为生死大事。出现世间。靡...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十七2019-06-25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十七书问  与汪静峰司马  忆昔长安大道。把臂同游。策蹇长驱。风餐旅宿...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十五2019-06-25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十五书问  与陆五台太宰  伏惟老居士。亲授灵山付嘱。来此末法。现宰官...

经藏网